我终于要失去你了

  2018-06-16 1 0
 

我无权也无机缘窥探他的私人生活,脱离时间和金钱堆砌出来的"见面机会",对脱离了偶像标签的,单纯的"二宫和也"这位人类个体的接触少的可怜。
所以下面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就全当做我的臆想好了。

问他去参观手术感觉如何

他说切开皮肤时感觉很痛 尖锐的痛
那天下了很大的雪积得厚厚一层
无影灯下完全没有尘埃在飞 他很感动

他的有些发言 乍一看感觉完全就是在胡闹
一百二十台扫地机器人啊 电梯里摆沙发啊 三个苹果的体重啊 全果录广播啊 太多太多了
可我觉得这些发言中至少一半来源于他的真实感受

"效率至上" "精于计算",大概是因为...

  2018-03-29 0 39
 

三十四岁末尾的二宫和也
像一块被剥掉一半包装的 黄澄澄的 滋滋作响的奶酪
勺子在火上烤过 被他攥在手里 充满肉感的手
他掌握着时机 漫不经心 可每一次碰触都有分寸
厚实的泡沫 细小的尖叫
试图去捕捉微不可闻的滋滋作响时 早已着了他的道

柔软又尖锐 害怕被灼伤 却又移不开眼

  2018-03-01 2 26
 

eghy
露在衣领外面的皮肤都红红的eghy
头发乱乱迷之浴衣感的eghy
笑倒成软软一团的eghy
高兴起来就小跳步亲亲热热去趴人家肩膀的eghy

活着真好啊
这世界有他真好

  2017-11-11 0 19
 
 
|1
|2
|3
|4
|5
 
 
 
 
 
 
 
 
© 洿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