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Y】吃了面就上战场

瞎写

路口北数第二根电线杆下的面摊,那是他们约好见面的地方。

 

说是约好也不太恰当。他和上级是单线联系,上边没有信号,他也不能轻举妄动。酒会上服务生脚一软两个酒杯碎在他脚边,他右手搂紧女伴盈盈一握的纤腰,侧过身贴近,惹得她红了脸颊。剑眉蹙起,倒也有模有样,端起了几分威严的架势。
服务生吓得全身都在颤抖,话也说不清楚,抽出腰间的毛巾扑上来,哆哆嗦嗦地擦。他装作厌恶,抽出自己的腿,空着的那只手拍拍裤腿上不存在的灰,一抽一碰间原本夹在靴子后跟暗格处的弹壳就稳稳当当掉进了袖口。
他轻轻碰触嘴唇发出“啧”的一声,踢了缩在地上颤抖的服务生一脚——用了巧劲收了力道,看起来狠,实际上都是虚晃。站在身侧的副将拍拍手,递了个嫌弃的眼神,服务生连忙屁滚尿流地爬了出去。
舞池里又热闹起来。情报到手,他心情好了不少,又多解了胸前两颗扣子,附下身跟女伴耳鬓厮磨说说情话,一直搂在腰上的手也不安分起来,两根手指在她腋下流连忘返画着圈,奈何迟迟不往胸前探,逼出她一声又一声甜腻腻的低喘。
倒是做足了纨绔子弟的派头。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又要忍着扑面而来的脂粉香气不打喷嚏,又要躲过女伴主动献上的双唇和乱蹭的腿,心里被情报内容勾得痒,表面功夫还要做足不留破绽,这一场戏演得也太难受。

 

红绯浸透了天边,头顶这片天刚刚擦黑,他脱下“樱井家大公子”的画皮,换上一身满是脏污油渍的麻布衣裳,剑眉星目藏在边角磨损严重的旧帽子下,抹上炉灰遮住二十多年养尊处优的细嫩皮肤。他按照线报要求穿了双打着补丁的藏蓝色布鞋,压低帽檐,关上漏风的木门,一瘸一拐地穿过幽暗的弄堂。

 

面摊老板是个西北人,不卖素面云吞面,只做三指宽的裤带面。他跛着脚挪到面摊前,指指摊上的辣椒面,又比划了个大碗的样子。光着膀子的西北大汉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点火烧油。

油泼面顾名思义,灵魂就在这油上。宽面码在碗里,撒上葱花盐巴,再舀两勺辣椒面,把油烧热,趁着烫又未滚之际一股脑浇上去,咸辣香甜,都在这滋滋声中被无限激发。摊主从家乡背来新麦,当天清早现磨筛糠,滚水煮两开捞出,咬在嘴里韧劲十足,入口回甘。

他端着碗躲进骑楼下的阴影里,埋着头真情实感吃起来,一时间忘了要把自己那充当信号的布鞋露出来。吃到满头冒汗才顾上抬头,对面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个人,吓得他含着满口面忘了嚼。

对面的人穿一身整洁的长褂,头发软沓沓垂着,戴了个跟年龄不太搭的金丝边眼镜,不知真是个教员还是扮作个教员。那人看他的眼神含了四分嫌弃五分嗔怒,还有一分是看到他塞得满满的腮帮子忍着的笑。那人在桌下递了个信封过来,看他还是呆呆傻傻筷子停在半空,气得踢了他一脚。

他这才想起自己的任务,连忙接过来塞进胸口。那人憋回去个白眼,端个碗喝面汤,瞅瞅周围没人注意他们俩,开口就是声冷笑。

“呆头呆脑的,没一点警惕性。”

他刚准备反驳,猛然想起自己是个跛脚哑巴的设定,扔了筷子准备比手语,又怕被懂手语的人看了起疑心,举着手僵在那里。

那人是彻底被他逗笑了,脸埋进小臂后面,肩膀小幅度抖动着,只露了一双带着水汽的狡黠的眼睛。“笑掉大牙啊,铁了心要闹革 命的樱井少爷原来是个呆子。”

“你是谁?!”他从鼻子里哼出这几个字,脊背上布满冷汗。他跟上级是单线联系,没有下家,按理说知道他真实身份的只有给他布置任务的那个人……

“踢人的时候倒挺疼,怎么这会儿一点警惕性都没有,毛手毛脚就知道吃。”

啊。

他想起来了,那个缩在地上的服务生下巴上也有一颗痣。诶不是说有明显特征的人干这行不好容易暴露吗诶为啥他就可以还是我上线这么厉害诶……

那人看着他的表情从震惊到恍然再到疑惑,暗自悔恨自己当初选人时真是瞎了眼。什么敢于反抗出身阶级的热血青年,骨子里还是个整天花天酒地的废物。他那双搂过女人纤腰的手还摆在桌面上,那人越看越气,想着干脆走了算了回去跟上面打报告把这新人推给别人带得了。

 

枪声就是在这时响起的。

 

他这回反应倒是挺快,单手拔枪上膛行云流水,空着的那只手掀翻桌子挡在前面。一手揽过对面那人扑在身下。尖叫声四起,碗碟噼啪碎裂,子弹旋进血肉的闷响声顺着他的脊椎往上爬。毕竟还是个读了几本主义就拿起了枪杆的小少爷,理论一箩筐根本不会实践,一时间慌了神,手心出了一碗汗。

手腕被人握住,耳朵边突然痒痒热热的。那人在他耳边交代突围方案,声音不像刚刚小声数落他时那么尖,掺了不少的安心感。他还没来得及把话过一遍脑,那人就又是推胸膛又是掰胳膊的,挣扎着要从他怀里出来。

他起身连忙腾地方,充当盾牌的桌子一动就被盯上了,枪口对准一阵扫射。他正感慨要完蛋要完蛋,突然被捏了捏屁股。

“往西跑别回头,找个地方换身衣服就没事了。再见小少爷。”

“那你——”

 

下一秒他被人按着脖子蹲下,随后一脚被踢到了柱子后面。他正捂着肚子想不就是踢了你一脚么至于报复这么狠吗,那人紧接着摸出两把枪,一脚踢飞了桌子,从暗处走到明处,左右开弓,一击即中枪枪致命,还有闲工夫耍了个花样转了转枪。

他知道这不是呆着看的时候,一个翻身躲到路边被撞翻的人力车后面。他跑到路口,还是没听话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那人刚翻上一户人家的院墙,转身击中一个追兵的脑门,脑浆四溅。那人也不急着逃,就骑在墙头上,冲他眨眨眼睛,笑着仰面倒了下去。

 

一周后上级又来联络他,这回直接发了加密电报,可他忘了密码本藏哪儿了,翻箱倒柜半天才找到。新任务只有八个字,他看完连忙烧了,脸红得不行。

“提高觉悟,贴身训练。”

评论(11)
热度(33)
 
 
 
 
 
 
 
 
 
© 洿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