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熊猫。
一只熊猫举起厚墩墩的爪子,看向他。

分手那天他用这只马克杯给那人泡了茶。最后一次撕破脸皮,两人自是抓紧了机会忙着撕咬争吵,谁也顾不上尝尝杯中的茶汤。
亏他还以为有挽回的余地,特意开了盒新年收到的礼。普洱茶紧实亲热地被塞在小小青橘里,浑圆俏皮,沉在杯底乖巧地吐泡泡。
费钱。
浸泡太久加上他放的量实在太多,茶汤倒掉后,杯壁上留下了一圈棕色茶渍。旁人羡煞的多年相伴,内里浅薄到靠近杯口处清晰的一圈线条就能框出来盛得下。他一向被人夸看得开放的下,洒脱告别的大话谁不会说,何况他那嘴还是出了名的巧又毒。可当故事里的主人公换做他自己,真一头扎进这情海中去,才方知甜蜜蚀人脑,温柔误人心。
他翻箱倒柜找出那人去年送的水素水机器,咕嘟咕嘟一阵后倒进他舍不得洗的熊猫马克杯里,控制着倒水的速度,手腕划出个灵巧的弯,让水位线和那圈茶渍完美吻合。

他用食指戳了戳熊猫的掌心,杯子小幅度移了位,水面皱起又舒展,摇摆不定。熊猫懂得有些话要咽回去,它只是张开它厚墩墩的爪子,什么也没握住。

评论
热度(4)
 
 
 
 
 
 
 
 
 
© 洿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