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岁末尾的二宫和也
像一块被剥掉一半包装的 黄澄澄的 滋滋作响的奶酪
勺子在火上烤过 被他攥在手里 充满肉感的手
他掌握着时机 漫不经心 可每一次碰触都有分寸
厚实的泡沫 细小的尖叫
试图去捕捉微不可闻的滋滋作响时 早已着了他的道

柔软又尖锐 害怕被灼伤 却又移不开眼

评论(2)
热度(26)
 
 
 
 
 
 
 
 
 
© 洿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