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权也无机缘窥探他的私人生活,脱离时间和金钱堆砌出来的"见面机会",对脱离了偶像标签的,单纯的"二宫和也"这位人类个体的接触少的可怜。
所以下面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就全当做我的臆想好了。

问他去参观手术感觉如何

他说切开皮肤时感觉很痛 尖锐的痛
那天下了很大的雪积得厚厚一层
无影灯下完全没有尘埃在飞 他很感动

他的有些发言 乍一看感觉完全就是在胡闹
一百二十台扫地机器人啊 电梯里摆沙发啊 三个苹果的体重啊 全果录广播啊 太多太多了
可我觉得这些发言中至少一半来源于他的真实感受

"效率至上" "精于计算",大概是因为给人留下了这种印象,再加上近几年愈发稳重能力优秀,很少在镜头前表现出非营业性的情绪波动,总是被解读为冷漠之人。
可是会发现夜空里微弱的pikapika的亮光说话声音就明显兴奋起来、会觉得胃里面有对胃镜摆手的大叔、会注意到无影灯下没有尘埃并因此而感动,这样的人应该被归为冷漠派吗
分明就是 细心又温柔 勇敢而自信 共情能力强且十分体贴的人啊

他可是在二十岁出头就被形容成"like俯瞰"的人  时时刻刻都在观察世界  眼光毒辣  同时内心柔软  肯定会看到很多我们忽略的、体会很多我们错过的,并因此而铭记、而絮絮叨叨、而反复提及吧
这一点让他会不经意露出孩子气的一面 很容易因为小事感动 很容易就湿了眼眶 又有点别扭的忍住 大概这也是少年感的来源之一吧

我真的太喜欢他跑的火车了 感应 柔软 孩子气 偶尔过于直率 急于分享 遮都遮不住的甜蜜气息扑面而来 他就是棉花糖一样的人啊
这哪里是火车啊 分明是正中红心的箭 把我死死钉进对他铺天盖地的喜欢的漩涡深处

评论
热度(40)
  1. 豆瓣酱酱酿洿罟 转载了此文字
 
 
 
 
 
 
 
 
 
© 洿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