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七年之痒 03

智哥何时出场orz(问谁

--------------------------------

门铃响起时松本刚理好洗衣机的电线,还没等他赶到玄关大门就被打开了。拖着大包小包的二宫没想到家里有人,愣了一会才挥了挥手里的备用钥匙权当说明。

松本洗了手,从鞋柜里翻出属于二宫的黄色拖鞋:“吵架了?”

点头。

“他的错?”

点头,又摇头。

“住多久?”

“不知道。”二宫没等松本提醒便自觉挂好外套。“这次不太一样。我和他分手了,可能要在你这里多待一阵子。那家伙呢?”

松本朝卧室抬了抬下巴。二宫径自走进去,听到动静的相叶顶着一头乱发坐在床上:“sho酱欺负你了?”

“没有,我也有错。”

“赶快和好呦。啊Nino还有……”相叶揉揉眼睛努力睁开眼皮。

“嗯?”

“新年快乐。虽然昨天发过line了。”

二宫伸手糊脸。相叶躲开他,放弃与沉重眼皮的斗争,倒头睡去。

 

二宫向医院请了长假,主动揽下做早饭的活好让松本在赶去查房前多睡几分钟。太阳爬到南偏东10度左右时相叶会伸个懒腰,然后被二宫连人带被子扯到地板上——摔得次数多了就变成了三人一起打地铺。午饭一般走吃饱就行别在意吃的是啥风格。下午二宫打游戏相叶看动物节目——提前录好的,相叶可不敢保证不会一换台就看见露出八颗牙微笑的2D樱井翔——或者两个人分享一套漫画,为了谁先看第二本而挽起袖子大张旗鼓猜拳。赢的人站在沙发上叉腰大笑,输者噘嘴丧脸给松本打电话撒娇反被“别打扰我工作多大了啊你俩小朋友吗?!”震得耳朵疼。有时傍晚松本会买橘子回家,三个人挤在被炉里一根根挑橘子上的白色脉络。

周末天气晴朗,松本临时加了床手术,外出采购的任务落在相叶肩上。他起了个大早把二宫踹醒,给他围上厚厚的围巾。二宫捧着游戏机酣战到天明,刚睡下没多久就被从被窝拔出来扔到冷风里,连生气的劲都没有,眯着眼缩着脖子搓手。相叶看他困得走不动路,大长胳膊一揽转换方向,推着二宫往地铁站走。

室内暖风拂面更让人困倦。二宫揪着相叶的衣角小步挪动,眼睛都懒得睁。挪了没几步,二宫还没来得及用一团浆糊般的大脑分析出相叶小声说的话是“yabai”,就撞上了他的肩膀。

“你在干什么啊……”

二宫几乎是把自己的上下眼皮拔开的。他没戴眼镜出来,用力眨了好多下才看清转过身来一脸惊慌的相叶,和被挡住半张脸的樱井。

准确的说,是被贴在墙上,只露出一半周正笑容的樱井。

长达四小时的特别节目,除长期坐镇的女子偶像外还请来了近期炙手可热的新人俳优和奥运会凯旋的运动员们。樱井今年被选为主持之一,在巨幅宣传海报上占了不小的地方。二宫看着相叶眉毛耷拉快哭出来的表情,开玩笑逗他:“不用这么担心的爱拔桑,我才不会冲上去撕下来带回家扎飞镖呢。”

相叶见他还开玩笑更是着急,嘴一撇想把他拉走。二宫却躲开他,饶有兴致地观察起了海报上的樱井。

拍摄的那天他肯定起晚了,水肿都还没消。二宫看着前男友的脸不生气也不难过,甚至还生出些“只有我才了解他”的笃定和骄傲。目光从他露出的鬓角滑到修理整齐的剑眉,从映着光亮的眼睛移到弧度饱满的嘴唇。

嘴唇,嘴唇。海报上的樱井笑得欢畅,二宫盯着他因大笑而露出的下牙,怔愣出神。

“nino ?”

二宫很快反应过来。他退后几步,伸出拇指食指比了个框,框住樱井的脸,咔嚓。

“走吧。路费你掏哦。”

 

事情谈拢已经入夜,后续事项都交代好,回到家又是深夜。樱井换完鞋就往床上一扑,再睁眼已是正午。他翻个身,仰面躺好,眯起眼伸展四肢。压在肩上的重担猛地脱落,十几年来被塞得满满当当以分钟为基本计量单位的日程规划突然被全部擦掉,樱井有些手足无措。

他在暖意融融的阳光里躺了足足半个小时,直到胃里的空虚带出了一点尖锐的痛,才开始上手脱衣服。领带衬衣西裤都随意扔在床下,脱到只剩内裤的状态,樱井揉了揉太阳穴,翻身坐起去洗漱。

长久的出镜生涯,使他养成了注重自己外貌的习惯。黑眼圈依旧深重,冒出了胡茬,嘴唇干裂起皮。樱井咧开嘴,上次洗牙的成果还保留得很好。

洗牙,洗牙。樱井有些烦躁,舔舔嘴唇,使劲吸了吸两腮的软肉。

当初遇着二宫,也是因为牙。

 

 

七年前樱井只是个小电视台的小记者,二宫也只是个小诊所的小牙医。小记者来拔晚了几年才冒出来的最后一颗智齿,在椅子上坐了好久,小牙医才不情不愿放下手里的游戏机。

樱井固然是有点不快的,可一抬头看到小牙医露在口罩外面瞳色浅淡的眼睛,嘴边的两句抱怨立刻烟消云散,只剩“他真好看”和“他怎么这么好看”在心头扑闪着小翅膀来来回回地飞。

“是你要求的拔完牙带回去?”

啊,声音脆脆的真好听。小翅膀扑闪得更欢腾了。樱井连忙点头。

“啧。真是怪人。张嘴。”

小牙医看上去像个沉迷游戏的实习生,手上动作却还挺快,十几分钟就搞定了。拔出的智齿牙冠碎成了两块,粘着血,躺在托盘里。小牙医收拾东西动静很大,樱井咧着嘴等麻药劲过去,止不住地往噪音来源那儿瞟。小牙医取下口罩的时候弄乱了自己的头发,小巧的鼻子不耐烦地皱起来,像幼犬一样使劲摇了摇头。

樱井看着小牙医翘起的那撮乱毛,心里被小翅膀尖尖撩得痒痒的。

真可爱呀。

小牙医把装着清洗干净的智齿的福尔马林瓶子往他手里一塞,又缩回角落摆弄起游戏机。樱井含着棉花磨磨蹭蹭去开收据,捏着写有术后忌口的单子,又哼哼又比划,问前台的小姑娘还有什么别的项目。

 

关掉吱吱作响的电动剃须刀,樱井咧开嘴仔细对着镜子观察已经发黄的溃疡。当初为了见二宫几乎体验了那个牙科诊所所有的项目,就是没箍牙。也不是说他牙齿整齐,下牙床上就横着颗歪的,还挺显眼。本来打算留到最后,结果牙还没出场人就追到手了,满脑子谈恋爱只想着人,牙自然就原样留了下来。

在一起之后亲吻时二宫总是有意无意舔那颗歪牙。樱井发现后问他“就这么喜欢那里?”

喜欢个屁




-TBC-

评论(15)
热度(105)
 
 
 
 
 
 
 
 
 
© 洿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