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胶

没头没尾小段子
对胶布胶带创可贴各种胶过敏痒到不行
贴了痒不贴疼
大概是只废柿了


1
二宫是被渴醒的。
窗外大雨滂沱,嗓子里火烧火燎。
他陷在一张狭小破旧的病床里,身上层层叠叠三床颜色斑驳的毛毯,倒还暖和。扭头发现床头矮柜上有杯水放在他的眼镜旁边,还冒着热气。

2
二宫下午收到来自导师的信息,让去山里采集植物样本。紧赶慢赶订票转车步行,到达山口也已是后半夜了。本身就没日没夜待在实验室里休息不足持续低烧,再加上淋了雨,晕晕乎乎,到了提前联络好的乡民家就往床上一扑就睡了过去。
没关窗户没盖被子,眼镜都没摘。

3
醒来就身处小诊所,一身虚汗,打着点滴。
二宫一看手上,固定针头的是老式的透气性很差的胶布,啧了一声。
门就在这时被打开,吱吱呀呀,声音刺耳。

4
“樱……樱井医生?你们这里流行小丸子妈妈头吗?”
进来的医生胸牌歪着戴在胸前,一边领子随意塞在脖子里,听见二宫打趣他的发型,一时没反应过来,瞪圆了眼睛。
二宫被逗笑,下意识想把脸埋在左手手臂里,一抬手牵到了点滴管,立马回血了半管。
“疼疼疼疼!!”

5
小诊所很闲,大城市大医院下放来的樱井已经习惯了安逸,坐在二宫床脚翻起了书。
雨声越来越大。二宫喝完第二杯水咂咂嘴。
“医生我胶布过敏。”
“那之前打吊针呢,不固定?”
“纸胶布啊。我还以为这种昭和年间的胶布早就灭绝了呢。”
樱井挑起右边眉毛:“失敬失敬。”
纸胶布不是没有,毕竟在小乡村比较珍贵,优先选择还是传统胶布。
揭下胶布,细白的手背上已经起了细细密密厚厚一层红疹子。
“痒吗?”
他弯下腰凑在他耳边,声音低沉,像是拨动一根材质上好的琴弦。
二宫抬起眼皮直视樱井的眼睛,盯了半晌,使劲点点头:“痒。”

6
心里也痒。痒得不行。

7
一瓶药见底,樱井拔了针头按压针口,在二宫另一只手上打葡萄糖。这回用了纸胶布固定针头,新开的一卷,一点也不珍惜用量,狠狠撕了一大截,绕了好几圈,牢牢固定住。
“别挠啊。”
“真的痒。”
“痒也不能挠。针头跑出来怎么办?再说越挠越痒挠也没用。”
忍不住啊。
“医生,实在忍不住怎么办呀。”

8

这位病人你眼睛就算再好看也不能说着说着就对医生放电呀。

9
二宫觉得乡间诊所真的太闲了。
闲到唯一当值的樱井医生可以坐在病床边,左手翻夏目漱石,右手紧紧握住病人布满红疹、瘙痒难耐的手。
还是十指相扣。啧。

10
二宫先生耳朵也过敏了吗?
怎么这么红。

评论(13)
热度(71)
 
 
 
 
 
 
 
 
 
© 洿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