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七年之痒 番外

一辆破三轮

没头没脑  漏洞百出  

----------------------

 

樱井生日那天旷日持久的降雪终于告一段落,是个久违的大晴天。

聚会是临时起意,很是仓促,充其量就是几个人聚一起闹一闹。相叶送了插电式的巧克力小熔炉,和樱井两人拿各种水果饼干蘸着吃了一下午,拍着肚子大喊不行了吃不下了好满足,晚饭时还是解决了一大盘松本做的意大利面。

饭后去了卡啦OK,两轮猜拳后刚下船不到一小时被强行拉来的大野胜出付钱。二宫拍拍他肩膀表示安慰,顺便打掉屁股上的咸猪手,给樱井痴汉一个白眼。

樱井很是无辜。冷战闹别扭分手,折腾来折腾去少说也有两三个月了,谁忍得了。他看二宫不理他就一直喊着嘿嘿嘿活跃气氛,在相叶唱筋肉超人的主题曲和t.A.T.u.时都十分捧场。二宫被他逗得仰头拍手大笑,变着法调戏他。

“sho酱!江ちゃん出来了呦江ちゃん!”

樱井没办法,每隔两三首歌就要学江头2:50 ,又是倒立又是秀肌肉,左肩痛的不像话。

“我也是有一定的电量的啊!电量快用光了啊喂!”

二宫哪管他,笑成一团。樱井第四次接梗模仿搞笑艺人时力道过猛倒在大野身上,对方被戳中了奇怪的点,笑得快要被过气去。

 

 

二宫喝了些带酒精的饮料,脸红耳朵烫,蹦跳扭腰跳起了舞。相叶和大野做打call状起哄“三十岁也很可爱!”

二宫脸更红耳朵更烫,扭得也更欢。松本默默掏出手机开了摄像,另四人看见争相恐后凑到镜头前比V。

二宫的舞还没跳完。又是扭腰又是wink,着实很可爱。唱到最后一句他指向樱井,绽放笑容。

 相叶和大野又勾肩搭背唱起了“加入豆浆熬煮过的蒟蒻粉丝汤”,松本在pia他们其中一人的头——或者是两个一起。不过对于正在对视的二宫和樱井而言这些都不重要了——他们只能看到彼此,和各自眼里渐渐燃起的火焰。

 

巧克力水果糯米团

二十六号的傍晚相叶收到了来自陌生邮箱的邮件,盯着结尾的“by巧克力大法好”疑惑了半天。“松润,有个奇怪的人给我发邮件说能不能教他做酒心巧克力诶。”

松本抬头看看表,像是想到了什么:“啊可能是sho桑吧。你给他说做人不要太贪心就好——虽然他一定不会听。”

“诶?sho酱?诶为什么松润你这么肯定啊?他有那么喜欢巧克力?喂理我一下嘛真是……告诉我啦!”

松本在沙发上翻个身躲开扑过来的相叶,心想明天还是去给二宫送几盒撒隆巴斯比较好。

 

“新风景”的代价是腰快断掉,以及巧克力真的很黏很难洗。二宫手指飞快地戳着手机屏幕,把相叶翻来覆去骂出了花;刚打完正准备发送手机被樱井拿走,人也被圈进怀里。

“nino,做饭好难啊。”

 樱井在料理台上叠着放了两个垫子,抱起二宫让他坐到上面。高度合适到樱井一低头就能找到他的嘴唇,这让二宫不禁怀疑他是不是蓄谋已久的。过来洗菜啄一口,过去洗菜抱一下,樱井主动请缨的这顿晚饭进展十分缓慢。

 最后还是做了泡面。二宫努力憋回去个白眼,专心低头晃腿玩自己软绵绵的肚子。“翔桑你看我也有腹肌诶。”

嗯,一整块,捏起来很软。樱井揉揉二宫的头发当做应答。

 

 “nino泡面泡三分钟可以了吗?”

“啊你的无所谓不过我的那份要泡够五分钟,要泡到……诶看我看我,要泡到面像这样软的时候才行……啊喂你有没有在看啊到底!”

“好挑剔,三分钟的泡面明明也很软嘛……”
“樱井翔你别以为你小声抗议我听不见啊!”

“没有抗议,只是替泡面委屈,而且本来就是nino太啊不有点,有一点挑剔嘛。”

“哼,可是我吃香菜!”

“……”

“不喜欢吃蘑菇但是调味料的话还是可以的!”

“……”

“吃很多橘子也不会拉肚子!”

“……”

“谁挑剔啊到底!”

“我我我行了吧!好不容易做顿饭你就不能给点鼓励……”

“做饭?这叫做饭?!给我向全日本的全职太太道歉!啊喂樱井翔好好说话别动手啊你……”

“叫我什么?怎么总是不长记性呢看来要多做几次才记得。”

“……翔yan。”

“早这样不就好了……啊喂别咬啊kazu很痛的!”

“说好的晚上!别闹了先吃饭我饿了……喂!”
“在吃啊,糯米团。很甜的”

 

 

面条在汤汁里慢慢变软,摊开的菜谱停在汉堡肉那一页,客厅里的电视还开着,搞笑艺人的新段子让走禁欲路线的新人俳优笑出了眼泪。窗外是晴朗的夜空,月明星稀,照得房檐上的积雪亮莹莹。

看来明天也是一个好天气。

 

-fin-

评论(13)
热度(110)
 
 
 
 
 
 
 
 
 
© 洿罟 | Powered by LOFTER